九州娱乐_九州娱乐登录网址_九州娱乐app
当前位置:九州娱乐 > 文明创建 > 文苑漫步 > 正文
十八天自驾云贵川(下)

来源:陈建涛 发布时间:2014-06-04 02:34:06 查看次数:

    原来人家俩是省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,实习期满出来玩的。车箱里顿时活跃起来,互相询问着出行的线路,看能否结伴。我问她们这冲锋衣是不是在山下租的,其中一位说,大叔,你去看看有租这牌子的吗?大叔…?旁边的伙计搭话了,他有这么老吗,叫哥好点吧,我赶紧打住。心想,唉!大叔就大叔吧,咱也不能自降辈分,别被哪位脸皮厚的占了便宜,这亏可就吃大了。悲哀!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下了缆车再往上的这180米高度,还真不是闹着玩的,不能急,要一步一个台阶,悠着点儿走,不然会喘的厉害。世纪冰川就在眼前,触手可及,仿佛是汉白玉石,散乱而有序地堆砌在风化的山体碎石上,只是没有想象中的纯净。终于,喘着粗气登顶成功,此时太阳正好移到雪山顶峰处,仰视一眼便是两眼金星,炫的头晕。回首山下,风光旖旎,堪比饕餮大餐,通透的空气,让你的眼睛瞬间到达千里之外,层叠的远山已不再巍峨,奔腾的白云仿佛可以踏在脚下,绵延的公路在山间曲折蛇行,散落的湖泊像镶嵌在黄土地上的宝石,反射着天空的颜色。深深地吸一口纯净的空气,陶醉半晌,想起那句,住进布达拉宫,我是雪域最大的王,如今,登上玉龙雪山,我是雪山最高的峰。

    我们一行边赏边侃,多了几分欢快,多了几分亲切,俨然已是一伙了。

    风景无限好,日落雪山后。太阳落下山头的一刹那,海拔4680米的雪山之巅温度骤降,寒意阵阵,我们赶紧招呼山顶的十余人集体合影留念,两位老乡更是小鸟般依靠在大叔们的身边,笑靥满面,如沐春风。后来看照片,发现有一位还举着剪刀手,唉,真不愧是当医生的……

    回来后共进一餐,后因行程不同,便各奔东西,有人很是留恋。不是我。

    最好不相伴,便可不相欠,大叔们担不起,走你,最好。

   

走进雨崩

    对于雨崩,以前一直认为它只是一个名词,可无论如何也没能勾勒出雨崩时的效果图,很郁闷,后来发现,是很愚昧。雨崩村位于云南德钦县境内,梅里雪山的下五冠峰脚下,有着原生态的高原环境和几近与世隔绝的交通,进入雨崩,需徒步或骑马18公里,翻越海拔3900米的垭口。其四面群山簇拥,地理环境独特,人烟稀少,全村只有20几户人家,景色优美,民风淳朴,有世外桃源之称。有句话叫做:天堂在左,雨崩在右,不上天堂,就去雨崩。

    从香格里拉到雨崩二百多公里,如果在我们中原,应该是抬脚便到的事情,可作为交通网络末梢神经的云南,高海拔地区的滇藏公路在人迹罕至的崇山峻岭之间曲折蜿蜒,真真正正让我们感受到了同行前辈们所付出的艰辛,在建的、改道的、滑坡损坏的路段比比皆是,每次停车欣赏风景的时候,都会想到从一条简易的茶马古道变成今天的坦途,这里抛洒了多少代公路建设者们的热血和汗水,甚至是生命,每想到此,便不再抱怨脚下的坎坷,只觉的自豪和倍加珍惜。

    翻越4300米的白马雪山垭口,经德钦到梅里迎宾十三塔,还没下车,圣洁的梅里雪山便早已勾去了你的魂魄,湛蓝的天际下,虽然相隔甚远,但空气中没有任何东西去遮挡你的视线,如在眼前一般。梅里十三峰宛若披纱的少女,欲迎还羞,欲遮还露,在她们的脸旁,乳汁般浓重的白云源源地升腾,不舍地离散。她们有的端庄威仪,有的婉约而倚,有的柔情款款,有的豪气奔放,半块月牙悠闲地挂在白云之上,像一块温润的玉佩,不敢想象,在她的眼中,看到的又会是怎样的美丽?十三座洁白的佛塔映对着雪山,反衬着蓝天,纯净的让人不敢大口喘气,生怕打破这里的圣洁和宁静。周围挂满了五彩的风马和经幡,不时有藏民在佛塔前朝圣、礼拜,满脸的虔诚,我们驻足凝望,不知所从。

    天地万仪,造就了藏民心中的神圣,雪山、佛塔、蓝天、白云、风马、经幡,她们真真正正是这里最完美的组合,身临其中,虔诚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

    经售票点,过澜沧江大桥,其实桥很短,过桥向右通向明永冰川,向左便是西当温泉。

    西当温泉是徒步雨崩的最后一处客栈,从售票点到西当温泉,有十几公里的揪心路,左边向下几十米深是汹涌奔腾的澜沧江面,又窄又深,吼声阵阵,右边是沙土夹裹着河卵石形成的松散山体,应该是多少年前江水流过的河道,路就是在这种山体中挖出来的,崎岖不平,很远的山上就看到了这条路,以为是村民出行的羊肠小道,结果,是我们的必经之路。虽然有点过于小心,但不时滚落的碎石,让我们总担心路会滑下去,山体会塌下来。颠簸中到达西当温泉,已是日暮时分。温泉水从客房后边的山上常年流下,重金属超标,不能饮用。还有一间空房,条件相当的恶劣,后边窗户没有玻璃,冷风钻进来跟刀割一样。客栈老板爱理不理的,也没的可挑。

    安顿下来后,赶紧在院内点火做饭并打听第二天的行程。海拔2700米,我们的高压锅滋滋地冒着白气,煮熟了一锅热气腾腾的肉丝面,老那是厨艺高手,不大工夫便弄好四个凉菜:牛肉、腊肠、花生米、白菜心,并打开两瓶白酒。旁边的一对中年藏族夫妇,有着古铜色的皮肤,骑摩托上来的,明天也要去雨崩,正喝着刚打好的酥油茶就着自带的烙馍,我问他们为什么都爱喝酥油茶,汉子说,喝了浑身有力气,邀请一块儿坐过来吃,汉子很拘谨,说你们吃吧,我们就不了,并端过来一碗酥油茶,我尝了一小口,发现与我们在路上喝到的完全不同,太香了,没有一点怪味,连连称赞。看我们吃喝的自在,客栈老板走过来,我们赶紧端上一杯,老板一仰脖喝了,说声好酒。转身进屋提出一10斤的塑料壶,说道,我酿的青稞酒,你们随便喝……

    人生处处皆风景,保持一颗向善的心,你的心情便和风景一样美丽。

    从客栈到雨崩村是18公里的徒步线路,要翻越海拔3900米的南宗垭口,预计行程8个小时,如果走不下来,可以骑藏民们的骡子。最后我们有三个人决定骑骡子进山,我和草鞋(网名)自我感觉身体状况不错,决定徒步进山。第二天早上7点钟,老那便起来为我们焖好了一锅米饭,炒了半锅土鸡蛋,他知道我们两个今天是一场硬仗,就做了硬饭。他们要等到9点钟,藏民才能把骡子赶上山来,我俩也卯足了劲儿,吃了两碗米饭,干掉了半锅鸡蛋。老那一出来就嚷到,俩吃货,我炒了16个鸡蛋,撑死恁类!我俩面面相觑,赶紧住嘴。将背包内物品简化,轻装上路。     

    上山的路是在原始森林里踩出来的便道,刚开始这一段路坡非常陡,路上马粪较多,味重的地方,草鞋只捂鼻子,我说这味道壮阳,他便不再捂了。起初走的太快,不到20分钟便大汗淋漓,眼冒金星,脑袋发木,高反症状剧烈,跟要死一样难受,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马粪了。一顿杀威棒下来,赶紧坐下休息,心想这下可完了,远着呢!甚至开始后悔没和他们一块骑骡子了,但又怕被某些人笑话。休息一阵,缓过劲儿来,后来我们每走50米便停下休息1分钟。行走在浓密的原始森林,仰望着树隙间飘过的白云,吸一口松针散发的清新,互相讲述着从小到大的经历,讲的起劲,听的认真,不知不觉中我俩竟然适应了。慢慢的,看到了长胡子的松树,那胡子便是松萝, 松萝对环境的要求很高,只有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地方才会生长,空气中有一点点污染就不能存活, 所以有松萝的地方,标志着这里有极好的生态环境条件。

    攀登的艰辛,几十年从未有过,对意志和毅力的确是一次锤炼。我们到达垭口的时候,老那打来电话,满腔的不情愿,说藏民说他太丰满,要他骑两匹骡子,得轮换着驮,否则会把骡子累死,一匹275元,心疼啊,都能买到回家的打折机票了,笑死!

    翻过垭口便开始走下坡路,下到山底便是雨崩村。当我们透过树林的间隙第一眼看到雨崩的时候,只感觉到那是一处无以言表的安详和悠然,几处房子寂静随意地坐落在四山环抱的一块黄土地上,背后是一道雪白的屏障,正面是五冠峰,有股将军般的威武霸道,如崩似裂的山体让人想象着它曾经历过何等壮观的变迁。向东的神女峰如女神般清秀俊朗,素颜朝天,五冠峰犹如一位威仪的将军守护着她。向西便是卡瓦格博峰,它是梅里雪山的主峰,海拔6740米,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,有“最美雪山”之称,被藏民誉为“雪山之神”。关于她,有着无数的传说和咒语,至今无人逾越。其它三面翠绿。一条从雪山神瀑中流淌下来的冰融之水从小村中间穿过,滋养着这个村落。  

    随着游客的逐年增多,村民们在半山腰新修了不少客栈。我们找了一家,有藏族的嫂妹二人经营着,服务很热情,每晚15元,环境非常不错,隔着大厅的一排排窗子,可以俯瞰雨崩,仰视雪山。来到这里,其实你什么都不要做,只要临窗静静地坐着,就已是神仙了。我俩躺在临窗的长铺上,太阳暖暖的照着,看着山巅升腾离散的白云,不知不觉中已是鼾声四起了。

    这座被藏民们千百年来朝圣的神山,住在他脚下的,定是他要庇护的人们。

    静静的夜,隐约能看到雪山的轮廓,亦能听到星星的眨眼声。我们一群俗人,除了吃喝,无所事事。

    第二天一早我就在二楼的平台上架起了相机,日照金山的场景是万万不能错过的。清晨,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天际之时,淡淡的闲云瞬间变得橘黄,最冰冷的雪山之巅也在第一时间享受到了太阳的温暖,灰黑色的山体开始变得洁白,随即被染成金黄,随着光线的增加,金色慢慢地向下扩展,山顶的云气开始蒸腾、汇聚,一团一团地向高空升腾,飘向远方。呵呵,终于明白,云是从哪儿来的了。眼前阳光照不到的山体,黑魆魆的,将雪山反衬的更加金光灿烂,佛光四射了。我们运气特好,据说有人在那住了一周都没能撩开卡瓦格博峰那神秘的面纱,而我们连最难得的日照金山都这样轻易的看到,难道是因为我们对圣山的崇敬,冥冥之中得到了得上苍的恩典?虽然我缺乏此类信仰,但在如此圣境之下,脑子里仍出现了这样的闪念。

    世间的美丽,总是非常短暂,也因为短暂,才显得更加美丽。眨眼的功夫,神女就恢复了她的素颜,在浅蓝的天幕下,轻纱拂面,玉洁冰清了,而那短暂的辉煌将会是留在心中最永恒的灿烂。

     

    日照金山的落幕正是雨崩一天的开始。袅袅的炊烟升腾在两山之间斜射进来的阳光里,随意地离散。一阵阵清脆的骡铃声从山腰的小道上传来,这铃声驮来了尘世的喧嚣又驮走了桃源的宁静,久久地回荡在这座童话般的小村上空……

    那一刻、那一天、那一日、那一夜……

   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
 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
 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

    雨崩,我来过。

系统平台

站内调查

最希望获得路况信息的方式是? 投票查看